【黑龙江日报】江畔老厂

 




?

  我的老家是齐齐哈尔,在我家楼前坝下有道宽宽的江,叫嫩江。“齐齐哈尔”,达斡尔语,“边疆”意。1125年建城,“扼四达之要冲,为诸城之都会”,康熙38年为黑龙江省省城,前后255年。

据考,早在一万年前,齐齐哈尔地区已有先民生息繁衍。他们沿嫩江两岸而居,以渔猎为生。“嫩”,女真语,“碧”、“青”之意。源出大兴安岭支脉伊勒呼里山的中段南侧,齐齐哈尔位于其下游,河曲发达,两岸平阔。

在我出生的上世纪七十年代初,齐齐哈尔就有许多国营大厂为中国制造着钢骨铁架。我的爸爸就是第一机床厂203车间的工人。

爸爸说我是晚上六点整出生的,当时住在龙沙区一个叫做黄沙滩的地方。碧血黄沙,这是我现在唯一能联想到的词汇,有些壮怀激烈。因为属狗,后来有老人说道我,六点天黑了,马上就要守夜了,劳碌命。

那时老家的风很大,每年天暖了就要像怪兽一样蹦出来昼夜阴号。奶奶照看我们姐仨,偶尔出去被大人抱着,脸上蒙着纱巾,邻居们笑着过来要看“羊毛卷”。

邻居们都蚁居在第一机床厂四宿舍第十一栋大楼里,其实那时这片家属区很像一个沿江的村庄,据说这十一幢大楼是早期建的,朴拙结实,冬暖夏凉。从记事到我十四岁那年搬走,从没听到过有哪两家邻居争吵,如果两家的小孩子打仗家长知道了,那么一定要责打甚至罚跪自己家的小孩子,而任何一家包了饺子,也都要送对门或近邻一碗,否则会被楼上楼下笑话。

我家所住的楼有三个单元,我家在中间的楼梯口二楼。大楼从一栋到十一栋,一直排到江边。而十一栋大楼前,就是我们称为“大坝”的江堤,嫩江水是平缓的,泛着蓝色。

冬天江面上冻了厚厚的冰,冻了冰的江面坚如顽铁,积雪后可过马车和行人。我曾抠开积雪趴在上面使劲往冰层里瞅,仿佛一块巨大的墨绿色玻璃砖,颠倒的乾坤里连我的倒影都没有。

夏天,男孩们整日在水里嬉戏,远远的裸着,像油光发亮的泥鳅。早起可以捡到翻白的小鱼,那是穿着水衩在突突作响的铁皮船上打了一宿鱼的伙计们散落的。朝阳下,有个老者在寂静的江弯处搬罾,一罾下来,银光闪闪,细鳞啪啪地惹来拿着小桶的孩子们。我拿着小罐头瓶远远看着,不敢往前凑,怕水边紫色的大蚂蝗粘到身上。偶尔捡到几个蛤蜊,装在小瓶中回家看它们慢吞吞地起承转合。

北方“五一”后柳树才冒出花生大的鹅黄小芽,小孩子们从干涸的江心处一个权作小桥的水泥管道上经过,两边近水的地方踩上去煊软得像妈妈发过的面。对面走来的一群男孩中有个最漂亮的,我赶紧躲到伙伴身后藏起来,过了小桥,一头扎到沙堆上疯玩,才忘了刚才路经的怅惘。

江边坝上靠近十一栋大楼的地方,有棵大杨树,树下是奶奶和邻居媳妇们唠嗑做棉被的地方。坝上许多家挖了菜窖,储存过冬的土豆白菜,后来来了一个推土机把菜窖都压塌推平了。我曾眼见尤迪的爸爸,一个二十几岁的体育老师,把推平的地方挖开,抱出两个大西瓜。沿着江坝走不到十分钟,就是龙沙公园四号门,每个星期日,我们一家人都要打扮齐整,去公园从早晨溜达到晌午。

?


?

龙沙公园始建于1907年,是一座百年古园。时任黑龙江巡抚的程德全捱叹“塞北无佳境”而兴建此园。里面花卉动物、亭台楼阁美不胜收,而标志性建筑是望江楼。始建于1908年,位于龙沙公园劳动湖东畔的假山上。周树模张朝墉在南墙外,凿沟引人嫩江,在沟西侧覆土为边山,在山顶建一草亭,初名未雨亭,登亭西望,江水波光粼粼,岸边绿树成荫。

公园有个花坞,当年只有母亲认得匾额上的这个坞字。我小姨父的姨父是管理员,我们全家人得以进去随便参观。里面都是各省甚至国外的奇花异草,潮呼呼,黏塔塔,有的像蛇一样盘绕好长,散发出厚重的香味。登过望江亭,游过花坞,才算真正领略到了龙沙公园的妙处,回去和邻居们才有谈资。

当然也有各种动物,丹顶鹤和梅花鹿居多。有只小鹿腿瘸了,我曾喂过它沙果。丹顶鹤喜欢凑成一圈仰着脖子冲天叫唤,后来上学才知道,这叫鹤鸣九皋,声闻于天。当时以为他们在仰脖消化刚吃的小鱼。还有骆驼,开春时总能见到一些阿姨拿着长长的钩子把骆驼脱落到地上的毛勾走,姐姐说她们要回去织毛衣。

转过我的母校一厂一小,就是一厂俱乐部了。俱乐部旁边有个牧场酒家,也外卖啤酒。我小舅母最漂亮的妹妹小华姨曾在那给我打过啤酒。家里来客人我负责拿着塑料桶去打啤酒,一毛一斤。牧场酒家几个字是当时唯一用闪烁的电子管做的,老师说那叫霓虹灯,里充的是“氡”气。每次去打啤酒,我心里都要念一遍“氦氖氩氪氙氡”这几个惰性气体。

离家近三十年,我几次梦见过这条江,只是不是蓝色,而是流沙金色。同时我梦到旋转的星空,南极北极和洋流回转图,却是江水的蓝色,上面钻石般繁星点点。如今,每次公出回老家,我都央求姐姐和妹妹陪我故地重游。她们以为我是来寻故事,其实我是想找回故事里的自己。从大楼走到江边,老树犹在;看两岸万家灯火,竟不知身在何处。某年某月的某个落雪的晌午,那洁白如银的江边雪地上曾有两对同样洁白如银的脚印,往事经年,脚印早已被岁月的江风湮没了,甚至话语,甚至诺言,甚至姓名。只有月下的嫩江水在宽缓地流淌着,讲述着有关成长的故事,宛如一曲悠长的歌乐曲。

????????????????????????????????????????????【作者:韩兵系《检察日报》驻黑龙江省记者站站长】???
?????????????????????????????????????????? ? 【原载于2019年8月5日《黑龙江日报》“北国风”】



?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加为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旧站入口


联系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长江路85号 邮政编码:150090
黑ICP备05000574号 技术支持:龙检新媒体工作室